会计 > 历史朝代 > 正文

大先生归来

作者:admin       时间:2018-11-07 10:03       来源:未知       浏览:

文|童凯思

、书评人

那时我才得过一场大病,出院回家,颇有些亲友前来探视,其间一位却并不熟悉,是在外面公司兼职才结识的一个学问宏富、又家境优渥的胖子。他说了一瞬间闲话,大约也觉得无聊,就负手到我的书房里去看看。临别是妻子送他下楼,回来转达,胖子见我的书架摆了一些鲁迅的书,认为少看为好,简单思维过火,于身体也不相宜。

这是五年前的事了,我动的是脑外科手术,当时胖子的话让我很是意外并且发噱,好像脑子有病,却是读鲁迅读出来的——插在架上的书许多,不晓得他何以对鲁迅这样灵敏,况且摆在那里的书,或许仅仅主人权充门面呢。近来拿到李静的《大先生》,才知道五年来的岁月于我仅仅虚耗,但确有人在这无含义的年代里致力于寻觅含义,并且是十分强悍的含义——要为鲁迅写一部话剧,几乎不亚于过一座火焰山。听闻许多长辈对李静接下这一差事,也都有过很不达观的劝诫,可见最初胖子的定见并非偶尔,大约在有些人心目中,鲁迅已然是一种需求慎重对待的危险品,虽则他的现已蒙灰的神龛上模糊还有着曩昔的光耀,但为着健康起见,却是“敬鬼神而远之”稳当。还好,李静这一部剧本写下来,并没有脑子患病的痕迹(虽然她自供写作中心一度忧虑自己会半途死掉),而我在灯下阅览之际,竟然精力大旺,有时还不由得代入人物,一个人读作声来。潸然下泪的当地是有的,暗自摇头的当地却也不少,甚至在心里要和作者起争论,展眼又与自己争论起来。原因么,与其说情感与沉着在不时打架,不如说鲁迅的品格存在,就是一个让人难以自解的大悖论,李静从个人与年代的种种杂乱纠葛中抽丝剥茧,为戏曲树立了一条精力脊柱,即所谓“爱与自在的悖论”,而剧本一经面世,又衍出的悖论。

上一篇:用土豆换天花 下一篇:无所畏惧的求真者
会计热词